首页 > 教育科研

教育科研

​从讲到不讲的华丽嬗变

查看: 日期:2015-11-11 【字体:

从讲到不讲的华丽嬗变

 

文/康丽


2008年,特级教师王春易碰上了自己教学的一道坎儿。此时,距离她1999年被评上“特级”已经有9个年头。

2008年,北京市十一学校提出“课堂成长年”的理念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改变以往的教学方式,提出课堂是学生学习的地方,而不是教师自我展示的地方,减少讲和听,增加说和做,把更多的时间还给学生。

一刹那,王春易有点蒙。从教生物这么多年,她已经记不清做过多少次公开课,而每次公开课,她尤其“得意”于自己精彩的导入、流畅的过渡,巧妙的难点突破,尤其是完整、清晰的板书设计更是“王氏一绝”。

事实上,这些“本事”更是王春易这么年轻就评上“特级”的原因。

 “我那时在天津市第五十七中学任生物老师,刚进校门,特别想把课上好,专门找人拜师,我和师傅经常在一起磨课,为了怎么导入,怎么处理教材,怎么做教具,怎么设计案例,真是用尽心思。”

就是这份刻苦和用心,让王春易在公开课和各种教学比赛中脱颖而出,成为当时天津最年轻的特级教师。她的生物也成为天津市第五十七中学——这所普通中学的招牌课。

2003年7月,因为先生来到北京工作,王春易也调到了北京市十一学校,继续做起老本行,担任高二和高三年级的生物教学。

一切都是水到渠成、顺理成章。可是,怎么突然到了现在,就要上课少讲甚至不讲了呢?

“不讲了,要自主学习,有问题来问老师”

学校提出要进行充分发挥学生主体作用的新课程改革,减少讲和听,增加说和做,把更多的时间还给学生。可是多少年驾轻就熟的教案,多少个不眠之夜熬出来的课件,多少年积累的教学素材,怎么能说丢就丢?说不讲就不讲?

但一次偶然的发现让王春易心里不是滋味。一次她去观摩自己徒弟的课,发现这位教师工作4年了,板书连换都没有换过。“还是最传统的那种模式,我教他什么样,他就什么样,这不是近亲繁殖吗?”

王春易感觉到,老路不能走了,必须得放下“讲”这种传统的授课方式了。“说实话,我在课堂上讲了很多年,也‘兴奋’了很多年,但我从不能保证每一个学生都‘兴奋’,这次,一定要放手。”

在最初的不解后,王春易决心成为改革的先行者。于是,很多学生都经历了一次“笔记本事件”。

 “没上高二之前,我专门请教学长,该怎么学生物,高考不拉分。学长跟我说,很简单,就是记住老师教的每一个知识点。” 听到这句“金玉良言”,高二9班的王言很兴奋,王老师是老教师,她说的话每句都是知识点,把她讲的记在笔记本上,不就是现成的考试答案吗?

为此,王言在开学前专门买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,准备好好地记一下重点。像王言这样去买厚厚的笔记本的学生,大有人在。但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,开学两节课后,王春易告诉他们,不讲了,要自主学习,有问题来问老师。

短短的几句话在课上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“那一刻,不但我崩溃了,我的笔记本也崩溃了。”

 “行啊,老师省事了,不讲了,该我们受累了!”

学生们的戏言,有调侃,有夸张,但却不乏隐隐的抗议。

很快,自主学习的“弊端”出现了。有的学生不知道怎么学习,有的学生在课上竟然看着看着睡着了,有的学生书本画得很花,练习册也做得不错,但一到考试就不行……

王春易非常清楚,这些学生,从小都是听课听惯了的,一下子不讲,不仅老师不习惯,学生更不习惯。

“其实,我的不讲不是‘图省事’,作为生物老师,我想让你们能够像绿色植物一样,主动地吸收阳光和水分。”王春易告诉学生。

怎么做,才能让学生动起来,主动吸收阳光和水分?

生物教室诞生了,单元模块教学有了


2010年,生物教室的诞生让王春易的生物课堂改革大幅度往前推进。


所谓生物教室,其实更像一个小型的自然学科博物馆。教室楼道的墙上,全是学生制作的展板,有学生的专题报告,有生命科学的重大发现史介绍,还有近10年诺贝尔生理学奖的获得者和他们的研究成果,琳琅满目,有很多内容已经远远超出了高中生物课本的内容。


教室里有专门为学生特制的书桌,非常宽,平时是学生的课桌,而需要小组讨论时,只要前面的椅子一掉个儿,回过头来,不需要拼接,马上就成为一个小的“会议桌”;需要做实验时,摆上仪器就可以进行学生实验。教室四周的柜子,存放着学生平时实验的各种仪器和资料用书。
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有了这个教室,无论是学习还是实验,还是小组讨论,都方便多了。


可以想见,这样的课堂,受到了学生的热烈欢迎。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,有了大量的学生活动,如果还是按部就班地上课,课时势必会非常紧张。


怎么办?王春易想,能不能将单元内容进行整合,利用原有的课时量来进行整体规划?


2010年9月26日,王春易正式开始了单元教学的变革,即在同一个模块,把不同章节的内容整合在一起进行教学。比如,像细胞的增殖,细胞的分化,细胞的衰老、凋亡,细胞的癌变,可以整合为“细胞的生命历程”。然后,把相关的内容再整合为生物的变异的内容,由此进一步扩大整合的范围,把不同模块之间也进行整合。结果,王春易发现,在生物学科中,不管是必修还是选修,都有很多结合点,都可以整合到一起进行学习。


课堂变革最好的检验者是分数。第一个单元结束后,因为采取了新的教学方式,王春易本以为学生的成绩可能会有比较明显的下滑,实际情况是,跟以往相比几乎没有变化。大单元教学不仅完成了教学内容,还节省出了不少时间。

“自主学习,绝对不是自己学习”


有了生物教室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真正的变革是转变学生的学习观念,让学生体会到学的乐趣。


“不要以为学生天然地、自发地就会自主学习,就能自主学习。”实行大单元授课的初期,王春易就面临着学生讨论不起来的窘境。


“学生们你推我,我推你,都不愿主动发言,让他们讨论,大家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讨论什么,当时我那个急啊!”


“自主学习,绝对不是自己学习,教师要学会为学生创造一个学习的情境,搭建一个好的学习平台。”为此,王春易专门在班上拉上条幅,“讲给别人听是最好的学习方式!”“让思考成为一种习惯!”“让讨论成为一种常态!”


作为生物教师,王春易还和班主任老师协商,在每个班里成立学习合作小组,通过小组学习,促进学生的自主学习。


在小组讨论前,每个学生必须拿出自己的方案和问题,才能和大家进行交流,同时采用培训组长、捆绑式评价等一系列方法,激发学生的积极性,尤其是激发那些内向的孩子主动与人交流。


高二9班的张轩亲身经历了从不问问题到敢于讨论的转变。这个男孩子笑言自己以前总是很犹豫,很纠结,害怕自己的问题蠢,不敢说。但现在经过锻炼后,“蠢问题没有了,有价值的问题越来越多”。


为了让学生有话可说,有题目可研讨,王春易又“发明”了“学习规划书”,在这份规划书里,包含着本单元的题目、目标、重点等内容,也有单元规划、单元评价和单元检测。


以前,教师这周讲什么,这月讲什么,学生不知道。而在这份规划书里,王春易会告诉学生所有的计划安排,包括这个单元计划用几个课时完成,每节课课上做什么,课下做什么,让学生做到心里有数。


“这样做,避免有的学生到最后还没有完成任务,也为那些走得快的学生超前完成任务提前做了准备。”


现在的课堂,王春易讲的内容很少,而是提前将“学习规划书”发给学生,让学生自学自研,到了课堂,学生便在老师的指导下分组进行实验和探究。这样一来,更为学生的实验和小组讨论空出了很多宝贵时间。


同时,原本“束之高阁”的笔记本又重新发挥了作用。学生拿起笔记本,记下自己梳理知识的过程,记下自己总结的知识框架图。他们不再被动地接受知识,记录知识,而是主动地开始了学习和思考。

“收获的不仅仅是知识,还有反思精神”


有了主动的学习和思考后,学生们迸发出的问题意识,让王春易惊喜不已。

在做“扦插枝条生根”的生物实验时,学生们产生了一些疑问:叶子怎么处理,芽要还是不要。王春易捕捉到了这个场景,在课堂上就这些问题展开了讨论,因为是学生自己产生的问题,大家讨论得很激烈,最后达成了共识:枝条应该去掉叶子,保留芽,因为这是一个新的起点。


但是紧接着,新的问题产生了。一个学生问,芽与下面的根又有什么关系?是不是留的芽越多越好?为什么要去掉一些芽?


这时,有学生回答,芽能产生生长素,能向下运输,促进生根。但又有学生突发奇想了,如果我倒插这个枝条,那它的上面会不会生根?


马上有一组学生站出来说,太好了,我们组刚才不小心把枝条插倒了,我们就做这个实验,看上面能不能生根。


学生们的精彩发言、你问我答,让王春易得意极了,也开心极了。此时的问题直指生根的生理机制,已经远远超出了教科书的内容。


更让王春易心里“咯噔”一下的,是学生的实验意识。


其实,早在第二个、第三个问题问出的时候,王春易已经很想“替”学生解答了,但她忍住了,既然孩子们提出了自己的假设实验,为什么不静静等待实验结果呢?倒插枝条,会长出什么样的东西,不仅学生在期待,王春易也在期待,因为这种实验,不仅书本上没有,她也没有做过。


“这一节课下来,我相信,我们的学生收获的不仅仅是知识、方法、技能,更重要的是一种反思精神。以前,学生们带着一脑袋知识和结论离开了,而在现在的课堂,他们常常带着问题而来,又带着问题而去。”


如果说,以前的课堂,培养的是一群小书生,现在的课堂,培养的是一群小小科学家。


学生江思瑶在操场上闲逛时,发现操场栅栏旁的月季开得特别“有趣”。“我发现,月季花向阳的一面和不向阳的一面,颜色都不一样,是不是光照引起了植物颜色的变化呢?”


带着问题,江思瑶去问老师,这一次,王春易依然没有给出答案,而是让江思瑶自己动手做实验,来发现光照对植物的影响。


王春易说

“教学”与“教育”不只是一字之差

文/王春易


我希望,在生物学科教室里学生不仅仅能获得知识,还能获得方法、能力与情感。当他们走出这间教室的时候,不仅能取得满意的成绩,还是一个热爱生活、爱护环境、珍爱生命的人。

越是爱讲会讲的教师越要改


对于课改,我曾经一度非常纠结。我为什么要改呢?我的课学生喜欢,同行认可,成绩出色;我的课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,怎么会有无效环节呢?……对于一些主张让学生成为课堂主体的观点,我迟迟不能理解。


大环境下教学改革的全方位推进,渐渐地引起我的思索:学生喜欢的课就一定是好课吗?教育的价值究竟又在哪里?我的课学生确实喜欢,但是他们对我的依赖也越来越强,看什么书我要告诉他们,哪句话是重点我要提醒他们,如果我不说他们不会主动去做。


有一天,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这些中学教师太爱讲了,太会讲了,让学生对我们有了很强的依赖性。这种清楚的讲授恰恰阻碍了学生思考与创造能力的发展。


2010年9月,学校新建了生物学科教室,其教学资源相对丰富。这里有各种各样的模型、实验教具,还有大量的学科图书以及各种与教学内容相关的挂图,还有有待学生领养的动植物。


我开始将大量的实验引入课堂,从定性到定量,从室内到室外,从中学实验到大学实验,一学年我带学生做了将近30个分组实验。


在做的过程中,学生不仅有极大的热情和旺盛的求知欲,他们的观察、分析、判断、推理能力也都在潜移默化中得到了提升。


孩子们的实验操作越来越规范,实验结果越来越尊重事实,对同一个实验还能从不同的角度加以分析,实验报告也开始写得有模有样。除了常规的项目要求,有的同学还写了实验的不足之处、实验的失败之处和自己的思考。我们所期待的探究、观察、质疑等学科思想与能力在他们身上也慢慢显露出来。


增加了大量的实验以后,教学课时越来越紧张,我尝试进行单元教学,课程整合。


一年间,我一共整合了16个教学单元,比如,细胞的结构这一部分的内容,整合成两章6节的内容,过去需要8课时才能完成的教学任务,整合以后通过7课时就可以完成。


第一课时只安排学生阅读,他们阅读过程中的困惑和问题,在下一节小组交流课解决。然后安排两节实验课,通过实验学生又会有新的问题,再给一节课小组交流,到第六节课时我才基于问题进行宣讲和拓展。最后安排一节单元检测,我想看看学生自主学习和教师讲授有没有差异。


测验结果是没有出现太大的差异,所以我让学生自己画出这个单元的框架图,让学生利用课下时间做细胞的模型,结果有的学生用橡皮泥捏了模型,有的用水果做了模型,还有人用纸做了模型……他们还挂了细胞的模式图,做了展板表达自己的喜爱之情。


刚接触细胞结构,就能感受生命的神奇和绚丽,学习这么抽象的内容也能体会到乐趣,这是我此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。


学生的反馈让我不得不进行再一次的反思,不只是学生不爱听的课要改,不只是成绩不好的老师要改,而是任何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老师都要改。


越是爱讲会讲的老师越要改,因为老师讲得越多,学生的自主学习越少,讲得越清楚越明白,学生自主思考与探求的意识越弱。

将一张试卷改为过程性评价


合作小组是一个有效的学习平台,但刚开始的时候,能力较弱的学生在小组讨论里插不上话,学习好的学生有的时候不愿意和别人分享。


我们在教室里贴了两个标语,一个是“让自主学习成为习惯”,一个是“讲给别人听是很好的学习方式”,我们想通过这样的氛围提醒学生自主学习。


同时,我也培训小组长怎么样管理和组织。一段时间内我还进行小组的捆绑式评价,以小组的成绩作为每个孩子的成绩,学生很在意,他们感觉学习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。


过程性评价的武器很有效。


学生总成绩中50%来自平时的成绩,不同的单元和不同的内容都设了不同的权重,比如在“细胞结构”这个单元,阅读就占到了20%的权重,“生物进化”这个单元,小组讨论占到30%的权重。这样设置的目的是想引领学生进行深入思考,提出高质量的问题。


就这样,学生对自主学习从不接受到喜欢,从不愿意参与到主动参与,小组讨论从最初的冷场到越来越热烈,学生越来越热爱学了,也学得越来越快乐了。


教学方式的转变带动了学习方式的转变,学生的自主意识、合作意识和自学能力不断提升,他们进了教室以后就看书看图,没有上课就开始进行交流,要不然就关注自己养的花卉,没有做完的实验,课下他们会自己接着做。学生总结的笔记图文并茂,非常整齐,每一份试卷都有反思,并且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。


更关注学生的情绪与方法


2011年9月,我带的班升入高三。高三生物课还能这样上吗?我有了新的忐忑。


我想,学生能自主学习新知识,就能自主复习旧知识。实际上自主复习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怎么样进行复习,需要教师为学生搭建新的平台。


我们要关注自主复习的过程,要关注学生的情绪、情感、习惯和方法。


我发现,自主复习过程中,不同的学生由于学习基础和学习习惯、思维方式不一样,因而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复习方式。


自主复习以后,我们发现再也找不到一份教辅资料符合学生的需求,因此我们自己编制、自己建立教辅资料体系。


另外,学生自主复习过程中,需要教师大量的个性化的指导。比如,过去高三有大量的试卷讲评课,现在的讲评课当中很难看到老师的讲解,学生可以两个同学之间讲,可以跨越小组讲……当然可以讲给别人听,也可以自己进行复习。


高三所有的实验设备都放在桌子上面,材料两周更换一次,学生随时可以复习他所关注的实验内容,因此我并不需要单独拿出课时进行实验。


宽松的氛围让学生的心态越来越轻松,他们把吉祥物带到生物教室和我们一起上课。学科教室里的每一种植物、动物都是学生进行管理的,他们在管理的过程当中不仅能感受到生命的力量,在管理中也学到了责任意识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王春易从学科教学走向学科教育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王春易 著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2年11月第一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内容简介

本书收录的是王春易老师在她教学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教学改革经验,以文集的形式呈现。主要内容包括:学生是天生的实验家、实验不是为了考试而做、实验中的分工与合作、接受学生的挑战、要用整个的“人”去当老师、课改进行时、课改路上不孤单、从学科教学走向学科教育。

目录:

总序
前言
第一篇 要用整个的“人”去当老师
干了就要干好
把学习当作一种生活
学生需要理解的爱
要培养什么样的人
给予学生“影响一生的素养”

第二篇 课改进行时
课改前奏
改革,不为所动
特级老师“特”在哪
改革并非一帆风顺
我真的不讲了
从学科教室到学科博物馆
学科教室就是“打成隔断”?
附:结合学科教室建设的“降低化学反应
活化能的酶”的教学课例
美国考察归来
建造学科博物馆
附:学科教室图书、设备清单
学科教室故事多
回归学科的本质
科学不是讲出来的,是做出来的
学生是天生的实验家
实验不是为了考试而做
实验中的分工与合作
接受学生的挑战
实验就是要敢于质疑
附:一学年完成的20个分组实验
整合单元是必然
既要实验,也要进度
单元整合有根有据
附:单元整合之“细胞的结构”
不止是学科内容的整合
学习需要规划
规划书的“规划”并非一蹴而就
听听学生怎么说
附:《生物学科教学情况问卷调查》
附:《生物调查问卷“非选择部分”的反馈》
附:《写给学生的一封信》
问题的设计是关键
让学生了解老师的想法
附:《生物的变异》学习规划书
阅读没那么简单
“读书”不是作业
把“读书”放到课堂上来
阅读不是为了填空
第一轮是精读
如何指导学生读图
引导学生学会总结
附:学生的阅读总结图
由薄到厚,再由厚到薄
从读实验到设计实验
自主学习的“加油站”
问题丛生的小组讨论
附:小组讨论问题排查表
小组群芳谱
让积极思考成为一种习惯
讲给别人听是最好的学习方式
问题的“自我生成”
别样的收获
课改风向标
在过程中成长
对教师的评价方式同样重要

第三篇 课改路上不孤单
“博导”可以这样做
每个教师都优秀
有分歧就会有成长
第四篇 从学科教学走向学科教育
变革原动力
千里之行,始于“课堂”
有比分数更为重要的
从学科教学走向学科教育

寻找“星教师”

寻找一群有教育情怀、敢于实践、具有创新精神并善于学习的教师,关注他们的经历,他们的课堂,他们的反思,他们的阅读与生活。 在此,我们特别邀请您自荐或推荐您心目中的“星教师”,分享给中外教育同仁以及广大的学生、家长,让我们共同为当下的、未来的教育做点什么!

声明:本文综合编辑整理而成,欢迎朋友圈分享,微信公众号或其他形式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教师培训2015年课程
专题
在线客服